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美文欣賞 > 靈若有魂,何處為安 正文

靈若有魂,何處為安

作者:匯感之舟  時間:2019/6/18 11:03:31  閱讀:次  類別:美文欣賞

今天,終于讀完了龍應臺《目送》里的最后一篇文章——《魂歸》。龍應臺的父親十六歲那年,挑著擔子去集市上買菜,恰逢市場里有人在招少年兵,于是放下擔子就跟著部隊走了,這一走,就是70年。70年后,龍應臺帶著父親的骨灰從臺灣回到湖南老家安葬,龍應臺說,當葬禮司儀用湘音長長地唱“拜——”時,她深深跪下,淚水也如決堤的洪水,奔涌而下。也只有到這一刻,她才終于明白,父親為什么在臺灣生活了幾十年也學不會閩南話,因為他一直有自己的鄉音,無論漂泊多久,無論漂泊多遠,那鄉音里,總有一聲固執的呼喚:魂兮歸來,反故居些。


湘楚岳陽,有個洞庭湖,洞庭湖的支流,有個汨羅江,公元前278年農歷五月初五,楚國三閭大夫、浪漫主義詩人屈原投汨羅江自殺殉國。在屈原的那個年代,沒有華夏一家之說,他的家國,就是楚,秦將白起率兵破楚,家國盡毀,靈魂無處為安,他的國恨家仇都化作了無盡的悲痛,只有縱身一躍,以最后的悲壯,來追隨自己的家國,和無處安放的靈魂。如今,千百年過去了,你卻依然能聽見他在江邊一遍遍地吟唱:魂兮歸來!君無上天些。魂兮歸來!君無下此幽都些……


臺灣退伍老兵被準許回大陸探親,是在1987年,而此時,距離他們離開故土的日子,已經過去近四十年了。四十年,多少青絲熬成了白發,多少故鄉淡成了陌路,四十年的分離,孤獨的不是腳步,而是總也尋不到根的靈魂。夜夜聽濤,夜夜無眠,卻總聽見杜鵑聲聲啼血:苦啊,苦啊,不如歸去……


杜鵑,又名子規,相傳是古蜀帝杜宇的魂魄所化。“杜宇冤亡積有時,年年啼血動人悲”。蜀亡后,望帝雖死,仍念念不忘故土,其魂化作子規,夜夜哀啼,其聲凄切,讓人不忍聞聽,可子規聲切,徹夜不息,以至淚盡而啼血,血染處,花紅觸目,其名曰,杜鵑花。


《等著我》節目里有個尋親的19歲男孩,三歲時被拐賣,被解救后因為找不到親生父母,就被寄養在了福利院。他剛到福利院那天,因為穿著一身深綠色的衣褲,福利院的老師便給他取了個名字,叫“尤弟元”。他說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善意地笑出了聲,可他卻哭了,他說這不是他的名字,他一直都知道,這不是他的名字,他的名字,在父母的心里,有他名字的地方,才是他的家。被問及為什么一定要找家,他說:我要知道我從哪里來!


是的,我要知道我從哪里來,我才能知道最后要到哪里去!


記得小時候,老家人有一種習俗,每有孩子被驚嚇后哭鬧不已,家人便會把孩子抱至受驚之處,摸一把地上的泥土,再摸一把孩子的額頭,并大聲地叫著孩子的名字,說道:莫怕啊,跟我回家啦……


農歷七月十五,中元節,很多地方都有放燈的習俗,據說這是在指引失散的亡魂歸家,《殺破狼》里有一句話:這一宿,夜河流燈,魂歸故里。


靈若有魂,入土為安,愿所有的漂泊,都有最后的歸處!
快乐十分玩法技巧公式